医用镇痛药缘何成瘾君子新宠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21-04-11 13:59

  2020年6月,发生在江苏省江阴市华士镇陆东大街的一起交通事故引起警方注意。一辆小汽车在无任何车辆干扰的情况下冲进绿化带,肇事司机是名30多岁的年轻人,事发时他精神恍惚、头冒虚汗。警方发现,该司机服用了大量含曲马多成分的药品。

  曲马多是一种人工合成的麻醉性镇痛药品,长期或过量滥用会产生类似海洛因依赖症状,该药品也成为毒品成瘾者的最常用替代品。曲马多因其具有很强的兴奋作用和成瘾性,被称为“软毒品”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了解到,随着2008年曲马多单方制剂及其盐被正式列管,非法制贩和吸食、注射问题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。但在暴利驱使下,不法分子又迅速盯上了含曲马多复方制剂,非法大量贩售,甚至将其卖给吸贩毒人员牟利,造成严重的滥用问题。

  染药瘾的多是年轻人

  司机顾亮(化名)向警方交代,他服用复方曲马多片已有四五年时间,“在聚会上大家都吃。他们说这个不是毒品。”他逐渐变成“药罐子”,服药量不断上升。车祸前,他一口气服用了20粒。

  警方就此“顺藤摸瓜”抓获了40余名“瘾君子”。随后,一个组织结构复杂、犯罪网络覆盖全国多省份的贩卖复方曲马多的犯罪团伙浮出水面,现警方已逮捕相关犯罪嫌疑人434人。

  前不久,江阴市人民法院判处10余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两年9个月至7年3个月不等。该案是江苏省首次将特殊处方类药物纳入毒品范畴的新型案件。

  2019年6月,江阴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接到一次特殊报案。该禁毒大队副大队长王亚胜回忆,当时,一对中年夫妻领着全身发抖的儿子走进公安局:“我的儿子吸毒了,警官求求你救救他!我们是带他来自首的。”

  原来,这个小伙子服用了复方曲马多片。“据犯罪嫌疑人交代,当地有40多人服用复方曲马多片,年龄大多20多岁。”王亚胜说。

  王亚胜分析,年轻人之所以偏爱复方曲马多片,是因为对此类药品认识不足,又追求刺激,极易染上药瘾。这些药品在网上售卖,有一定便捷性、隐蔽性,加大了监管执法的难度。

  服用过量成瘾后走上“以贩养吸”道路

  出生于1993年的秦斌(化名)是提供药物给顾亮的“上家”。“在我们这个圈子里,管这个药叫‘多多’。”秦斌说。

  早些年,秦斌患有坐骨神经痛。治疗时,医生给他开了一些复方曲马多片用于镇痛。可他没按医嘱服药,擅自加大药量。从一次服五六粒到如今服用七八十粒才能见效,秦斌上了瘾。

  2008年,曲马多被列入精神药品,以第二类精神药品的方式进行管理。由于管控严格,秦斌若通过正规渠道购买就必须拿出医嘱,能开出的药量一次也少得可怜,根本无法满足他。

  秦斌在网上搜索相关信息,结识了内蒙古某医药公司业务员郭明(化名),他们公司恰好生产该药品。一盒复方曲马多片进货价21元,郭明卖给秦斌的价格为每盒30元。

  秦斌的妻子经营着一家美发店,秦斌每日大剂量服药让两人的生活变得紧巴巴的。于是,夫妻俩决定“以贩养吸”。

  秦斌在各大平台发布的链接,均为口红、手表等商品的付款链接。瘾君子事先和他联系好,拍下“口红”,然后药品由快递送到家中。截至案发,秦斌贩卖及被扣押的复方曲马多片近两万片。

  江阴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黄成透露,这些瘾君子的年龄只有30岁上下,其中,90后占大多数,年龄最小的只有22岁。

  29岁的王强(化名)靠倒卖复方曲马多片获利七八万元。警方介绍,王强的“上线”是30岁的东北籍男子,还是肝癌晚期患者。在治疗过程中,这名男子接触到复方曲马多等药物。为了缓解剧烈疼痛,他加大剂量服用,最终成瘾。

  黄成说,这些犯罪嫌疑人服用过量成瘾后,大多走上了“以贩养吸”的道路。此外,还有6名瘾君子是吸食冰毒的惯犯,他们就把复方曲马多当成了毒品替代品。

  健全监管体系,建立处方药流通评估预警机制

  2021年3月3日,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修订曲马多注射剂和单方口服剂说明书的公告,对曲马多增添多项警示内容。这意味着,该药品使用将进一步受到严控。

  “一方面,国内医用药物滥用形势严峻。另一方面,药品易得、药价低廉、提价空间大,有暴利空间。”国内一名禁毒专家表示,长期以来,国内对复方曲马多制剂非法贩售、滥用问题关注不足、认识程度不统一。“近年来,国内各地公安机关相继破获一批相关案件,充分反映了该制剂的管理现况,也暴露了监管措施上存在的问题和缺失。”

  该专家说,公安机关侦查发现,犯罪嫌疑人通过使用虚假身份信息,将含曲马多复方制剂贩卖给吸毒人员,并亲自向吸毒人员传授如何应付、回避民警盘问检查的经验。不法分子找准了含曲马多复方制剂管理级别偏低这个“软肋”,绕开了精麻药品的管制防线,赚取不义之财。为此,专家建议加大法律干预力度,将含曲马多复方制剂提升至精神药品的管制范畴。

  该专家介绍,一些零售药店的经营者在利益驱动下非法购药,既回避了监管,又能肆意加价销售牟利。物流企业也存在违规问题,犯罪嫌疑人多是通过物流、快递将含曲马多复方制剂销往全国各地的。

  该专家分析,处方药品在从批发经营企业到零售药店这一环节上,点多面广,且行业自律性缺失,特别是对偏远地区和小规模个体零售药店的监管,难度大、工作量多,监管力不从心。

  “应健全处方药品市场流通监管体系。”该专家说,应延伸监管全方位视角,将药品零售药店及其药品进出记录全面纳入可视化监管,将运输企业纳入药品网络化监管。

  专家还建议建立处方药品流通评估预警机制:实行处方药品流通评估,减少市场竞争导致的不利因素,杜绝过量生产和销售;建立预警机制,降低流失风险。此外,有关部门应面向青少年群体持久深入地宣讲医用药物滥用的危害,提高老百姓的重视程度,彻底根除医用镇痛药滥用现象。(记者 李超 实习生 左智越 )

文章评论